顾球

嘛二次元呆蠢一只 爱画画的画渣以及时不时会文艺一下的逗比 主全职盗笔

身负荆棘之人【色欲】〖五〗下

#其实已经写到七了、但我懒、所以先断在这吧⊙▽⊙等啥时候想起来这边还有个坑了再来更=。=     顺色欲卡了估计到时候后会先放懒惰【趴】#


    艾利森搬进了一间华美的房间,据说这是焦耳开国皇帝的房间,他的巫女妻子在他去世后下令不许任何人踏入这里,否则会受到她的诅咒。

    在艾利森提出想出去走走的要求被拒绝后,他知道,他被囚禁了。

   “瞎子不需要散步。”这是女王的回答。

    麦迪逊依旧做着他的公爵,直到女王心血来潮问起艾利森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花园里,艾利森委婉的告诉女王麦迪逊是个同性恋,与女王保持情人关系大概是为了更高的权利。于是麦迪逊被流放了,理由是谋反。

    弗里克一家在还清债务便失去了消息,从父那他知道他的心爱的家人被麦迪逊公爵雇的杀手处理了。对此艾利森还是有些伤心的,幸好她唯一的姐姐活了下来,在答应嫁给杀手后。

   “你好,艾利森。我叫安娜贝尔,可以和你一起玩么?”门被推开的声音,以及,可爱的女孩的声音。

   “你好么,艾利森。我叫维琪,昨天才搬来这里,可以和你一起玩么?”那个午后,梳着麻花辫的女孩趴在栅栏上笑得比姐姐栽培的名贵的花还美。

    男孩抬起头,绽放了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:“当然可以,殿下。”

    即使这个人也会递给他一杯致命的药水,他也不想失去这份美丽。


身负荆棘之人【色欲】〖四〗下

    焦耳鲁的王坐在她的王座上,王座下是被她的绝对忠诚的侍卫处死的园丁,以及一位人类的孩童。

    这个下了的小孩在几分钟前被发现在女王的花园里,那时他正坐在花园松软的泥土上,身下是女王心爱的花,园丁将他带到女王面前,幸灾乐祸的向女王汇报了被压死的花。不过可怜的园丁从未想过他那愚蠢的女王会处死他,似乎是在那个孩子笑着向女王说了什么之后。真是不可理喻的王,要知道,女王的花园如此美丽,一大半功劳都要归他。

    当艾利森顺着父的指引走出通道时,他闻到了十分美好的气息。

    他短暂的享受了这美好,然后心情愉悦的向父询问下一步,他从父的语气中听出了幸灾乐祸:“你最好大叫‘停下’。”

然后他被带到了这里。

   “听说你知道一切?”

   “是的,亲爱的陛下。”

   “那你告诉我,花园里最早凋谢的是哪朵花?”

   “花园最南角的那株蔷薇,将在秋天来到之前凋谢。”艾利森露出遗憾的神色,“那是株美丽的花。”

   “可惜,那是我最喜欢的花。”女王叹了口气,她现在开始想念园丁了,“那么,我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?”

   “恕我直言,陛下,您的小女儿似乎不太赞同您的治国之道。”

   “无所谓,这个王国迟早是她的,她想怎么管理都可以。”女王笑出声来,“好了小先知,现在宣布你的忠诚。”

   “我将永远忠于这个国家,陛下,直至国家灭亡。”艾利森向女王行了一个他学过的最隆重的礼,随后露出轻挑的笑容,“不过说实在的,我更喜欢预言家这个称呼。”


身负荆棘之人【色欲】〖四〗上

#完全忘记还在这边开坑了、【捂脸遁、   对了其实这是年更文【滚】、#


p128  关于预言者/先知的规则

一、规则高于一切;

二、预言者/先知终生拥有知道未来的权利;

三、预言者/先知不得在普通人未提问时告知其未来;

四、预言者/先知有权知道以上规则;

三十六、预言者/先知已知的未来不可变;


p5  关于候选人的规则

一、规则高于一切;

十六、候选人通过考核即可获得成为神的资格;

三十一、候选人不可在预言者/先知未提问时告知其未来;

七十二、候选人已知未来不可变;

七十三、候选人有权知道有关候选人及预言者/先知的所有规则;
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三下〗

    艾利森不知道现在的时间,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。他在公爵来了二十次之后就不再关心这个问题了。

他被锁在一张床上,锁链的长度让她他堪堪够到床的边缘。有专门的人服侍他的起居,一切似乎和弗里克家风光时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份。以前他是弗里克家宠爱的小少爷,现在他是麦迪逊公爵宠爱的新玩具。

   “艾利森?”久违的声音在脑海里想起,却不是他期待已久的女孩的声音。如果世界有一个主人的话,那这一定是他的声音。

   “维琪呢?”艾利森微微仰起头,琥珀色的眼睛似乎注视着虚无。

   “你的小邻居?不对。你是说安娜贝尔?”世界的主人漫不经心的回答着,语气像提起不小心踩死的蚂蚁,“她已经被规则处罚了。”

   “她是你的学生!”

   “那又怎样?”世界的主人似乎笑了,向对着犯了幼稚错误的孩童,“她并不是唯一一个。好了,我来这可不是为了做这种无谓的争论的。找清你的位置,人类。”

    艾利森挑起嘲讽的笑,用他的两颗美丽的无神的眼球瞪着头顶的虚无:“那请问您找我这名卑微的人类有什么事呢,大人?”

   “因为某种你无权知道的原因,我会代替安娜贝尔回答你的未来,从现在开始。你可以提问了,人类。”

艾利森垂下头,一小段思考后,他抬起头,冲着虚无微笑,像当初拜托姐姐争取在梧桐下玩耍的权利是的笑容一样,灿烂又似乎夹杂了谄媚:“怎么逃出去?”

    仆人担忧的朝这边看了一眼,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公爵他的玩具似乎出了点问题。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三上〗

#完全忘记更了【趴】嘛反正也没人看#

    安娜贝尔从没有这么忙过,王国上下所有事务都压在了她的桌上。而人民在茶余饭后谈论的最多的就是新王的一系列英明的决策,这种来自人民的夸赞让安娜贝尔很受用,这之后的一切劳累似乎都不值得在意。如果不是眼前这讨厌家伙的话。

   “陛下,您已经一周没有向我询句这个国家了。”预言家浅浅的躹了躬,看起来有些急切。

    “以后也不会需要的,你和你的讨厌的预言的能力,这个新生的王国再也不会需要了。”安娜贝尔仰起头,似乎想夺回某种自己都描绘不清的骄傲,“我开始讨厌你了,艾利森。”

   “那我可以离开吗?”艾利森抬起头,安娜贝尔有感受到了的那束视线,年轻的王第一次意识到它来自高于自己的存在。这感觉让她压抑,她将它解读为恐惧。

   “低下你的头,无礼之徒!如果你想离开这个世界的话,我很乐意帮助你。”

   “遵命,陛下。”艾利森顺从的低下头,那束视线却依然存在。安娜贝尔突然意识到它来自另一个世界。她瘫在出自名匠格鲁特之手的华丽的椅子上,无力的命令预言家退下。

p过的和原图、
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二下〗

#先更这么多吧、、、其实本文的中心思想是可爱的男孩子【bushi、#

    艾利森被他唯一的姐姐牵着,他的轮椅留在了梧桐树的树荫下。

    姐姐说要带艾利森去一个好玩的地方,艾利森知道姐姐在骗他,因为最爱他的姐姐声音里带着哭腔。他一遍遍的呼唤着维琪,但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 维琪最后的预言在三天前。父亲出门做买卖,整整三天否无音迅。

    在全家人担心着他的安危时,只有艾利森知道父亲死亡的迅息。因为安娜贝尔的预言。

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得不被变卖用来还债,艾利森从“无忧无虑的小少爷”变成了“拖家族后腿的瞎子”。

    家里所有的仆人都被辞退了,包括老康德,所有的事情都和预言一样,残忍的没有丝毫偏差。

    姐姐在远处于谁交谈着,能听清的只有姐姐因激动而提高音调的一句话:“这么可爱的男孩子,公爵大人一定会喜欢的!而我只要求我们的家族可以继续存活,多么划算的交易!”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二上〗

   “#一下发这么多我也是蛮拼、这篇的开头好整齐wwwwwww#

   “〖二〗

   “我成功了,艾利森。”安娜贝尔将手中的剑握在预言家手中,“来吧,感受一下,你所效忠的女王的鲜血,前女王。”

   “您错了,陛下,我效忠的是这个国家。”艾利森将剑递向右边,他的一名侍妾立刻接过靠在床边的木柜上。

   “随便吧,现在是欢呼的时刻,这个国家终于从母亲的暴政中解脱了。”安娜贝尔似乎有感受到了那个来历不明的视线,透过面具和艾利森空洞的眼眶,“我很想惩罚你害我心惊胆战了三天,但在这个令人愉悦的日子里,处罚显然是一件不合时宜的事,所以我决定宽恕你。”

   “感谢您的仁慈,陛下。希望您记得我与王室的约定。”

   “当然,,我允许你在我没有提问的前提下不提醒我结果,且不必为此负责。”安娜贝尔仰起头,她又感受到了那束视线,“这是你与我的母亲定下的'规则',我会保留它的的。”

   “是王室,陛下。请向我提问吧,所有不确定的未来,向我提问吧,陛下。”艾利森少有的严肃起来,安娜贝尔觉得那道视线更真切了。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一下〗

#并没有什么想说的#

    弗里克家的少爷心情越来越好了,在用头撞树之后。镇上的人们猜测他的小脑袋是不是撞坏了。

    撞坏脑袋的弗里克小少爷此时正坐在精致的轮椅上,膝盖上放着精装的童话书。他管他无所不知的朋友叫维琪,如果可以,艾利森真想和以前的伙伴炫耀一下,可惜维琪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存在。

   “父亲什么时候才会辞退康德呢?”小少爷的右手抚上童话书书壳上烫金的书名。

   “你讨厌他?”

   “你不是知道么?”

   “我只知道会发生的事,看不透人心里在想什么。”维琪有些气呼呼的,这件事她已经向艾利森说过很多次了,但这个笨蛋总记不住。

   “是的没错,我讨厌他。”

   “为什么,康德先生是很好的人,老师说他以后可以上天堂。”

   “他说我眼睛漂亮。”

   “这有不是什么坏话。”

   “在我瞎了之后!”艾利森不满的撇了撇嘴。

   “康德先生没有恶意”

   “得了吧,快告诉我这个讨厌的家伙什么时候离开我们家。”

   “就在三天后,”维琪似乎在犹豫什么,就像搬走的维琪在给他那杯水时,“艾利森,我这有个坏消息。”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一上〗

#刚才放到一半刷微博去了【趴】滚过来补完、#

〖一〗

    “打扰了,艾利森先生。”

“美丽的女士在任何时候拜访我都不算打扰,殿下。”艾利森轻佻的笑着,安娜贝尔从他空洞的眼眶中感受到了一束视线。

“明天会成功么?”

“如果是邀请我共进晚餐的话,殿下,会成功的。”

“你知道我问得是什么,艾利森。告诉我答案,这是未来的女王的命令!”

“不不,殿下,”安娜贝尔很想让艾利森带上面具,这样她就只用承受失败带来的恐惧,然而预言家后来的话真的激怒了这位美丽的公主,“如果您失败的话,女王将是您可爱的姐姐。”

“艾利森!”安娜贝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,公主终于拿出了她应有的姿态,“你听着,艾利森,我一定会尝试,无论成败。为了人民。”

“真希望看到您加冕,殿下”

“不,你看不到的。”安娜贝尔高高的抬起头,“下次见面我希望看见你的面具,我再也不想面对你恶心的眼眶了。”

然后公主带着他的骄傲离开。预言家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:“遵命,陛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