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球

嘛二次元呆蠢一只 爱画画的画渣以及时不时会文艺一下的逗比 主全职盗笔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〖二上〗

   “#一下发这么多我也是蛮拼、这篇的开头好整齐wwwwwww#

   “〖二〗

   “我成功了,艾利森。”安娜贝尔将手中的剑握在预言家手中,“来吧,感受一下,你所效忠的女王的鲜血,前女王。”

   “您错了,陛下,我效忠的是这个国家。”艾利森将剑递向右边,他的一名侍妾立刻接过靠在床边的木柜上。

   “随便吧,现在是欢呼的时刻,这个国家终于从母亲的暴政中解脱了。”安娜贝尔似乎有感受到了那个来历不明的视线,透过面具和艾利森空洞的眼眶,“我很想惩罚你害我心惊胆战了三天,但在这个令人愉悦的日子里,处罚显然是一件不合时宜的事,所以我决定宽恕你。”

   “感谢您的仁慈,陛下。希望您记得我与王室的约定。”

   “当然,,我允许你在我没有提问的前提下不提醒我结果,且不必为此负责。”安娜贝尔仰起头,她又感受到了那束视线,“这是你与我的母亲定下的'规则',我会保留它的的。”

   “是王室,陛下。请向我提问吧,所有不确定的未来,向我提问吧,陛下。”艾利森少有的严肃起来,安娜贝尔觉得那道视线更真切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