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球

嘛二次元呆蠢一只 爱画画的画渣以及时不时会文艺一下的逗比 主全职盗笔

身负荆棘之人「色欲」——〖序〗

#开始发在贴吧上想想还是发上来吧=▽=七宗罪系列、还有六篇或七篇、事实上是年更【bushi、】#

〖序〗

    坐在轮椅上的男孩被放置在前庭里唯一一颗梧桐树的树荫下。

作为弗里克家最小也是最可爱的孩子,男孩在家中倍受宠爱。他唯一的姐姐帮他从三个哥哥手中抢到了在梧桐树下玩耍的权利——作为前庭中唯一一颗树,梧桐树很受调皮的男孩子欢迎。这项权利直到男孩失明之后也仍然保留着。

男孩膝上放着一本精装童话书,负责照顾他的仆人玛德十分钟前才给他读完关于圣诞节的传说。

“神为自己的孩子庆生,许诺在这一天满足天下孩童的心愿。”书上是这么说的,那么……

“神啊,”男孩抬起头,望着虚无中的天空,斑驳的阳光洒在他的脸庞,似乎神明的吻落在上面,“请给我一双眼睛。哪怕只有一天的期限我也想重获光明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声音突兀的在脑海中响起。男孩下意识的四处张望,然后在下一瞬意识到自己的愚蠢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可是神的候选人呢。”男孩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的声音,像他美丽的邻居维琪一样,梳着亚麻色的麻花辫,脸上洒了几颗雀斑,茶色的眼睛喜欢看着白云与星空发呆,偏爱天蓝色的长裙。男孩曾发过誓,长大一定要娶维琪为妻,让她成为弗里克庄园的四分之一个女主人,考虑到姐姐说过的不想出嫁这种话,所以也可能只能是五分之一个。

“你怎么证明自己是神,而不是蛰伏在深渊下的魔鬼?”童话里的魔鬼总出现在遭遇灾难的人类面前,蛊惑他们出卖灵魂,是个讨厌的家伙。

“是神的候选人。”像维琪一样可爱的声音似乎对他弄错了称呼感到不满,男孩突然想起维琪生气的跺脚的样子,“我知道所有发生的或未发生的、会在这个世界种下因或摘取果的事,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。”

“那么,我会怎么死?”

“被'一样的人'杀死。”

神的候选人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,男孩猜测因为他和维琪一样是个不喜欢死亡的可爱的孩子。

男孩咧开嘴,朝那个可爱的声音,也可能是朝记忆中的维琪,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:“你错了,我会自杀。”

男孩摸索到梧桐的树干,用脑袋狠狠地撞去。

那个声音愣了一下,男孩想起了在维琪告诉他她要搬家之后的那段沉默。神的候选人笑出声来:“看来老师说的没错,你真是个疯子。不过你死不了的,因为这是你的未来。”

评论